游客,歡迎您!您是第 98022853 位用戶 登錄 注冊 客戶端下載 使用手冊 幫助中心 您的建議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公告 > 詳情

40年,影響我國圖書館館藏建設的那些重要事件

發布時間:2019-02-13

來源:圖書館報

        2018年是我國實行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我國圖書館事業伴隨著國家發展進步的步伐也獲得了長足的發展。館藏建設作為圖書館的基礎性工作,40年來的變化可以說是天翻地覆。回顧40年的歷程,我們發現有一些事件對我國圖書館的館藏建設曾經或正在產生巨大影響。回顧和梳理這些事件對館藏建設產生的影響,也是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一種方式。

1

南寧會議

       2006年,武漢大學的肖希明教授和北京大學的劉茲恒教授同時在《圖書館雜志》發文紀念一個會議召開20周年。這個會議就是1986年11月中國圖書館學會在南寧召開的“全國文獻資源布局學術討論會”,簡稱“南寧會議”。南寧會議討論了三個議題:一是全國文獻資源的綜合布局;二是在一級布局總體規劃指導下的省、自治區、直轄市文獻資源布局;三是各系統、各部門、各專業文獻資源布局。“文獻資源布局”可以看作是過去圖書情報界所開展的“館藏協調”的升級版,但“館藏協調”在此次會議召開前已經中斷十幾年了。

        這次會議使得圖書情報系統協調建設館藏體系的理念繼20世紀50年代《全國圖書協調方案》之后再次深入人心,并直接影響了隨后為期三年的全國文獻資源調查活動。全國文獻資源調查由1987年成立的部際圖書情報工作協調委員會組織,從1988年10月開始。這項調查的目的是弄清我國文獻資源積累家底和支持研究決策的能力,調查范圍涉及500多家圖書情報單位。通過調查,全國文獻資源數據庫建立了,為我國開展文獻資源合理布局和資源共享提供了可靠依據。

       這次會議之后,地區或專業系統圖書館之間的文獻資源共建共享活動逐漸活躍起來。我國在1990年以后進行的高等教育文獻保障系統(CALIS)、國家科技圖書中心(NSTL)、北京地區高校圖書館文獻資源保障體系(BALIS)、江蘇省高等教育文獻保障系統(JALIS)等全國或地區性文獻資源保障體系建設活動,都是對這次會議理念的貫徹和實踐。

       正是由于影響巨大,南寧會議被認為是我國圖書館建設史上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會議。這次會議引領我國圖書情報機構進入了文獻資源整體化建設的新階段。南寧會議的影響在當今依然在延續。

2

全國書市

        參加書市采購圖書對于當今的圖書館人來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時間退回到改革開放之初,圖書館如果需要采購圖書只能去新華書店。1980年10月舉辦的首屆全國書市(也是建國后舉辦的第一次全國規模的書市,2007年起更名為“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雖然并不是為圖書館而舉辦的,卻為圖書館開辟了采購圖書的新渠道。從此,圖書館不再僅僅是去書店選購圖書,書市逐步被圖書館視作重要的選購圖書渠道。

1980年10月,全國書市在北京開幕

       首屆全國書市由新華書店總店、北京市新華書店舉辦,全國108家出版社參加,集中展銷各出版社圖書13310種,共接待讀者76萬多人次,銷售圖書426.7萬多冊,377萬多元。雖然區區的377萬元碼洋和后來書市動輒幾億、幾十億的銷售碼洋比起來十分不起眼,但首屆全國書市卻是十年動亂“書荒”時代結束的一大標志。全國書市為圖書館提供了一個從豐富的圖書品種中直接選購圖書的機會。這對圖書館普遍采用的圈劃訂單選購圖書方式是一個很好的替代,因而全國書市這種銷售圖書形式受到了圖書館的歡迎。

      1992年筆者第一次以采購人員的身份參加了在成都舉辦的第五屆全國書市,面對豐富的圖書品種確實感到大開眼界。

       全國書市開啟了改革開放后大型書市的先河。創立于1987年的北京圖書交易會是對圖書館圖書采購影響較大的另一個全國性書市。北京圖書交易會最初叫首都圖書交易會,由于其創辦的初衷是解決出版社自辦發行后圖書銷售不暢的問題,所以訂貨是它的主要功能。但出版社面向圖書經銷商推出的包括大量新書的書目,實際上也為圖書館提供了一個了解出版動態和采購圖書的良機。

        2008年的北京圖書訂貨會設立圖書館采購中心,館配在北京圖書訂貨會中的重要作用得以正式確認。圖書館從此不僅能從北京圖書訂貨會上收集書目,還能現采圖書。進入1990年代以后,全國性或地區性的書市越辦越多。隨著圖書館圖書采購量的增加和圖書發行業競爭的加劇,一些書商開始舉辦專門面向圖書館的書市,即館配會。

       書市的頻繁舉辦,帶動圖書現采成為圖書館的主要圖書采購方式,圈選書目訂購圖書逐漸被一些圖書館棄用。圖書館參加書市選購圖書,一兩天內要從上萬種甚至上十萬種圖書中挑選出本館需要的圖書,并確保完成一定的采購量,對圖書采購人員的體力和精力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一些采購人員也逐漸開始害怕到書市選書。因此,雖然現在書市舉辦得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但圖書館卻是從開始時盡量參加書市,到現在有選擇地參加書市。書市的舉辦方也在不斷調整書市的功能,加入更多適應時代變化的元素,如出版社將條形碼貼在書脊上便于采購人員掃描等以適應圖書館的需求。


3

政府采購法

       現在沒有幾個圖書館不是通過政府采購方式采購圖書的。圖書館通過政府采購方式購買圖書是在2002年以后逐步流行開來的。這一年6月29日,全國人大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該法于2003年1月1日起施行。政府采購法的實施,促使圖書館由自行確定圖書采購方式、圖書供應商,轉變為必須通過一定的公開流程確定圖書供應商,以合同確定采購的方式。政府采購法的實施提高了圖書館經費開支的透明度,基本消除了圖書采購中的“回扣”現象。同時,提供圖書加工服務等增值服務在實行政府采購后成為圖書供應商服務的標配,從而降低了圖書館的人力投入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

       但政府采購法實施后圖書館的自主權相應減小,一些未中標供應商的圖書很難再被圖書館采購,實際上縮小了圖書館選購圖書的范圍。實行政府采購后,也出現了評標標準不合理,將圖書視為一般商品來招標,一味低價中標,供應商中標后不嚴格履行合同,不供應折扣少的圖書等問題。

       另外,實行政府采購可能會使得圖書供應商年年更換,而圖書供應商的供書能力各不相同,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圖書采購工作的連續性。一年進行一次圖書政府采購,不僅增加了圖書館的工作量,而且頻繁投標也讓圖書供應商苦不堪言。有的圖書供應商1天要參加幾個圖書館的招投標,人手都不夠用。圖書館界對實施政府采購法中出現的問題進行了比較多的討論,也提出了一些應對措施。

4

圖書館評估

        圖書館評估是用定性和定量的方法對圖書館實現其目標和滿足讀者需求程度所進行的評價和測度的方法。圖書館評估的目的是改進工作,提升服務效果。我國圖書館開展評估始于1980年代中期。1985年,國家教委頒布的《關于開展高等工程教育評估研究和試點工作的通知》所附《高等主業學校辦學水平評估指標體系》(草案)就有涉及圖書館館藏量、年進書量和年訂購期刊量的指標。

       一些省市隨后根據通知進行了高校辦學水平、專業、課程的評估試點工作,這其中就涉及了對高校圖書館某些工作的評估。山東省在1986年率先對高校圖書館工作進行全面評估。1989年3月,全國高校圖書情報工作委員會在西安召開全國高校圖書館評估研討會,對已進行的高校圖書館評估實踐進行總結和理論探討,形成了全國性的評估指標草案。1991年10月14日,國家教委發出《關于開展普通高等學校圖書館評估工作的意見》,標志著在全國范圍進行高校圖書館評估已提上日程。

        全國性的公共圖書館評估活動是1993年才開始的,但早在1987年就有省市(如遼寧省)對本省的公共圖書館評估進行了部署。全國公共圖書館評估目前已開展了6次。

       無論是高校圖書館還是公共圖書館的評估指標,館藏量和新書量都是重要的評估指標要求,圖書館館藏建設的結果在一定程度上會對圖書館的評估結果產生重要影響。特別是2004年教育部頒布的《普通高等學校基本辦學條件指標》(試行),把圖書館的某些評估指標與高校的辦學和招生資格聯系起來,館藏建設的情況對高校來說一下子成了生死攸關的事情。為了獲得滿意的評估結果,高校或地方政府對圖書館館藏建設的投入空前加大,圖書館獲得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充足的文獻購置經費。

       另外,圖書館評估指標中對館藏使用量的要求,也對圖書采購中讀者參與度不斷加大的潮流起到了推動作用。

       當然,為了滿足評估指標的數值要求,一個時期內一些圖書館在經費不能完全滿足需求,或者缺少人力完成采購任務的情況下,也出現了忽視圖書選購質量,讓圖書供應商幫忙選書,盲目采購圖書,甚至論斤兩買書的情況,造成大量特價書,甚至盜版書進入館藏體系。應當指出的是,這些現象的出現不是圖書館評估的初衷,而且隨著評估指標的完善,這些現象也會逐漸減少。

5

“你選書,我買單” 

       我把“你選書,我買單”及其類似的活動稱為“圖書采購眾包”,就是將本來由圖書館員完成的圖書采購工作改為由非特定讀者來完成的一種圖書采購形式。文獻報道中國內最早開展“你選書,我買單”的是廣東省科技圖書館和深圳鹽田區圖書館,時間都是在2003年。

       2003年,廣東省科技圖書館在新館開館活動周舉辦了口號為“你選書,我付款”的書展活動,讀者選中自己需要的圖書后辦理該館的一卡通借書證就可當即借走圖書,書款由該館向書商統一結算。同年,深圳市鹽田區圖書館與深圳書城鹽田分店合作開展“你讀書,我買單”活動,鹽田區圖書館讓武警官兵在書店挑選自己感興趣的圖書進行外借,待讀者閱讀完圖書后,由鹽田區圖書館納入館藏。這兩個館可以說是實行“圖書采購眾包”的先驅。

        其后,雖然也有很多館嘗試這種圖書采購模式,但其影響一直很有限,而且只是被圖書館偶爾嘗試。2010年后,隨著國外圖書館PDA觀念的引入、國內圖書市場競爭壓力的增大和圖書館評估指標對圖書使用量要求的增加,在圖書供應商的配合下,“你選書,我買單”這種眾包采購圖書的模式為越來越多的圖書館所采用,而且活動開展的時間越來越長,從偶一為之發展到常年開展。

       內蒙古圖書館的“彩云服務”把這種采購模式推到了一個新高度,也成為這種圖書采購模式的新標桿。

 

       盡管許多人把“你選書,我買單”這種圖書采購模式視為PDA在中國的嘗試或者具體形式,但這種圖書采購模式在中國出現時,PDA在國外也不過是剛剛出現,國內的人還不知道PDA為何物。因此,國內外先后出現由讀者決定圖書選擇結果的圖書采購模式,只能算是一種巧合。 

       “你選書,我買單”這種圖書采購模式的最大特點是讀者對圖書選購的參與權或者說決定權,使圖書采購工作從圖書館的內部的、基礎性的工作變成了直接面對讀者的服務工作,使圖書供應商從單純的圖書館所需圖書的提供者,變成了圖書館服務的參與者甚至是實際執行者,由此帶動了圖書館工作流程、服務觀念的巨大變化。

        “你選書,我買單”這種圖書采購模式雖然受到很多圖書館的追捧,它也確實提高了圖書館館藏的使用率,但其存在的影響圖書館館藏體系系統性、過于關注暢銷圖書等不足之處也需要圖書館界同仁予以高度重視。CL

 

        作者:王春生(國防大學政治學院西安校區圖書館)


线上娱乐网站彩金